【猿传奇 | 9】宫敏:差点成为音乐家的他,却将 Linux 和自由软件带回中国

1956 年,宫敏出生在北京。宫敏的父亲是位毕业于武汉大学无线电专业的科学家,曾参与中国第一颗卫星的制造,他的母亲则是一名医生。在宫敏的记忆中,小时候家里书很多,父亲喜欢做各种各样的实验。幼小的宫敏当然也非常好奇,想要和父亲一起参与进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宫敏在七八岁时就开始自己动手做矿石收音机。初中毕业后,由于贯彻“三线建设”政策,宫敏随父母来到陕西,于 1974 年在长安一中完成了自己高中的学业。

下乡时光仍不忘读书

宫敏这一代人的青春烙着深深的时代印记,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时代的洪流冲击着每一个人,在宫敏高中毕业后,他开始了三年的下乡生活。宫敏还清楚地记得当时插队的名字叫注村公社高庙大队第一生产队。

“当时队里有五个人,两个男孩三个女孩。村里还给我们盖了房子。我们当时下了工,就自己做饭。女孩做一些擀面什么的,我负责烧火。”

宫敏就这样边种地,边烧火,边把清华工程系的《晶体管电路》、《脉冲电路》等五本书都读完了。

在那样一个年代,在完全没有什么外部驱动力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坚持读书,宫敏的回答是:“好奇心驱动,没有什么想法,就是想念这些东西。”

宫敏当年待的那个生产队是注村最穷的一个队,但宫敏却觉得那时候很自由,“当时感觉还是挺好,种种地没什么不好,拉拉粪上上肥也没什么不好。下了工看你的书呗,做你的题呗,想你的事呗。我们生产队虽然穷但也没饿着我们,而且新鲜的麦子可好吃了。”

在黑暗中寻求光明,在苦难中寻求美好,于无声处听惊雷,于无色处见繁华。宫敏并没有被环境和时代所拖累,这在当时就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了。在下乡的时候,宫敏甚至还带了小提琴与林克峰的唱片和教材,这也是源自他对音乐的热爱。

爱好音乐却转战科学事业

无论是上小学还是初中,他都是合唱团的一份子,而且对小提琴有着一种天生的狂热,小时候的宫敏也曾梦想着成为一名出色的音乐家。在恢复高考之后,一直对音乐很钟爱的宫敏也曾做出报考西安音乐学院的决定。但这时,宫敏从在中国科学院工作的父亲那里了解到国家急需技术人才,这才让宫敏选择了科学事业,于 1976 年考上了北京大学无线电系。

那时的中国正进入一个前所未有崭新的阶段,经历过文革之痛的那一拨大学生对天之骄子有着更深的理解,他们的身上有一种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他们急切地盼望着通过努力让国家早一天富强起来。

1980 年,宫敏从北大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空间科学技术中心任研究实习员,主要从事数字图像处理。1984 年,宫敏为主要研制者之一的 SIPS-1 图像处理系统获得了中国科学院技术进步二等奖,他在该项目中完成了关键性的 MSS 输入设备,并在全系统的硬件及软件设计与调试等方面做出了主要贡献。

出国深造,带回新技术

1989 年,宫敏注意到芬兰赫尔辛基理工大学有自己较为感兴趣的“实时图像处理”项目,就写了一封信给芬兰方面申请工作,结果受到对方的欢迎。芬兰国家教育部出资,邀请他到赫尔辛基理工大学做研究工作,这对于科研人员来说是很难得的机遇。接到邀请函的宫敏有些兴奋,也有些担忧,同第一次出国工作不同的是,这次出国同组织上没有关系,去芬兰工作只能辞职。1989 年 9 月,宫敏动身去了芬兰。

在芬兰期间,宫敏因工作需要购买了 UNIX ,但他发现这种 UNIX 很不好用,缺乏很多驱动程序,对互联网的很多协议也不能支持,直到 1992 年他开始试用 Linux ,突然发现这就是自己想要的东西,并决定将 Linux 带回中国。

1994 年夏天,宫敏第一次将 Linux 操作系统引进中国,与 Linux 同行的,是软盘里大量的自由软件。国家物资部胡贻志主任和国家信息中心高新民主任了解到自由软件的优势后认为,这是个好东西,背后的理念更好。两位领导很支持他的工作,这一年,宫敏帮助国内贸易部萨德岚公司建立了基于 Linux 的 VSAT 单向信息发布网等。

1997 年夏天宫敏回国休假期间,宫敏又带回 80G 容量的自由软件,独立设计了并成功运行了依托在国家信息中心平台上的「中国自由软件库」,随着中国软件库不断发展壮大,从此国内技术人员接触到了 Linux ,自由软件的火种也开始在国内传播。

不谋私利,回国报效

那时国家信息中心的领导这时劝他回国工作,宫敏爽快地答应了。“刚出国的时候,就想着有一天会回来,因为我的事业在中国。”

1999 年底,宫敏博士带着妻子、女儿回到北京,回国之后的他在同中国科学院许多院士的交流中,前辈们建议他以公司的形式进行产品的研发。2000 年,宫敏同他的创业伙伴成立了北京凝思科技有限公司,专注开发军用级别的安全操作系统与服务器。

曾经有人向他提议实现 Linux 的本地化和商业化的事情,他一口否决了这个提议。他说,国内有的厂家只在个别功能上做了一些改进,就封闭了源代码,这不可取。因为 Linux 同 UNIX 一样,通过改变某些设置就可以支持各国的语言,而现在国内厂家的做法破坏了 Linux 的完整性。 他认为一个国家发达与否应该多看看公共财富的多少,自由软件不应该成为谋私利的途径。

自己的公司成立后,宫敏对自由软件的热爱也丝毫没有减少。每每有人拜访宫敏,他都会给客人讲 Linux ,“热爱自由软件、开源软件一定要经常读 Linux 的源码,会对提高认识有帮助。”只要是宣传自由软件的活动,宫敏都会尽量亲自到场支持。

2017 年 11 月,宫敏参加了在西安举行的全球程序员节,获得了大会颁发的中国功勋程序员的称号,并发表了演讲。在演讲中宫敏不仅仅讲述了关于自己作为一个程序员的经历和对写代码的喜爱,更着重讲述了对于家国、科技的责任、态度和担当。

 

(宫敏在2017年程序员节上发表演讲)

随着时代的发展,也许我们的代码更简洁了,更严谨了,但老一辈程序员的自律、热爱和责任感值得我们一直学习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