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传奇 | 7】王永民:一介书生,半个农民

90年代初期,在许多人的概念中,学计算机就是学五笔字型,会不会电脑,就是会不会五笔字型。如今随着计算机应用的深入,输入法在计算机领域的耀眼光辉逐渐暗淡了下来,而五笔输入法在更加智能化的拼音输入法甚至语音输入面前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这是无法改变的现实。但因此就否认五笔输入法的时代地位,将五笔输入法的发明人王永民说成“不就是先入为主地发明了一个输入法吗?而且五笔字型也不见得是最好的输入法”的结论,未免有失公允。

只有了解王永民怎样从 188 键一步一步走到 26 键的艰难历程,才能理解王永民对于计算机汉字输入发展史的意义。 

王永民的意义决不仅仅在于发明了一种叫做五笔字型的输入法,他的历史意义在于,冲破了国内汉字形码快速输入必须借助大键盘的思想束缚,首创 26 键标准键盘形码输入方案,这个意义比五笔字型本身的意义要深远得多,它开创了汉字输入能像英文一样方便输入的新纪元

很难想象今天我们使用的电脑都配上一个汉字大键盘是个什么样子,但是在王永民之前,主流的汉字编码思想就是要专为汉字输入设计大键盘。甚至到了 1983 年 3 月 5 日,王永民的 26 键五笔字型方案已经做出来了,国内还有专家坚持一定要为汉字专门做键盘,而王永民的 26 键方案却被讥讽为削足适履,画地为牢——汉字这么多,为什么要用、怎么能用 26 键来处理?

这种言论在今天看来似乎是非常的可笑,但在信息闭塞的那时,似乎王永民才是那个异教徒和反时代者,但事实证明恰恰相反。王永民不是反时代者,他只是领先于时代,他在中国生产出第一台计算机之前,就在汉字终端上实现了汉字 26 键输入,宣判了计算机汉字大键盘输入的死刑,避免了中国计算机硬件发展的畸形。

其实,王永民发明五笔字型输入法是无心栽花。他一开始只是想找一个现成的输入方案,用这个输入方案做一个键盘来解决汉字照相排版的校对问题。

1977年10月,王永民离开呆了八年、病了六年的四川永川国防科委某军事部门,回到家乡河南南阳。离开时,这位中国科技大学的高才生伤感地填了一首词,“无才西蜀图相仕,有志南阳学躬耕。”学不了诸葛亮在西蜀成就一番大业,就学诸葛亮在南阳做点实事吧。

回到南阳,王永民被分到地区科委工作。当时,日本人发明的汉字照相排版植字机很流行,南阳引进一台,但这台机器的汉字输入时不能校对,出错就要重新照相制版,很麻烦。

川光仪器厂花 9 万元做出了“幻灯式”键盘来解决这个问题,但地区科委负责这个项目的王永民对这个“幻灯式”键盘越看越不顺眼,他问川光仪器厂的总工:“谁能记住 24 个幻灯片每个胶片上究竟放的是哪 273 个字,你的姓又在 24 个幻灯片中的哪个胶片上?”

总工被激怒了:“王永民给我当徒弟,还得再学三年!”“王永民是川光厂不受欢迎的人。”

“与其说这是一次羞辱,还不如说这是一次发动。人遇到一种羞辱,遇到一种打击,就会产生一种反作用力。我就要比一比,到底是你,还是我王永民讲科学,我一定要发明一个键盘取代你的东西。”

南阳科委给王永民拨了 3000 元,让他搞试验。王永民要做键盘,首先要找到一种好的输入方案才行。于是,他跑到上海、苏州、杭州的科委情报所翻阅国内外相关资料,当时,王永民能够看到的输入法有王安 99 键的三角编码法以及国外各种各样的大键盘。“有单字的大键盘,也有主辅键的大键盘——一个键上有 9 个字,然后,这边有 9 个辅键用来选字,此方案比较流行,中国科技情报所用的就是这种主辅键方案。王安的方案我不赞成,拼音的方法 ,音读不准以及不认识的汉字怎么办?”

(当时流行的单字大键盘)

王永民得知郑州有人在研究拆分汉字的输入方案,就跑去对发明人说:“我用你的方案做键盘,你把资料给我,我来把你的方案实现。”发明人说:“我要把资料都给了你,我还有什么?”碰了一鼻子灰的王永民在 1980 年找到了《英华大辞典》的主编郑易里先生,俩人一谈,谈得很投机,郑教授说:“我算是搞对象找对人了。”王永民把郑易里请到南阳,住进南阳最好的宾馆,郑易里汉字编码是 94 个键方案,当时郑易里只有一张字根图,王永民雇了十几个小姑娘,把《现代汉语词典》中的 11000 个汉字全部抄到 11000 张卡片上,然后根据字根图编码。编完卡片一检查,有 800 对重码,而且,该方案还要分上下档键,等于 188 键。

找了半天,没有找到好的汉字输入方案,王永民决定自己来做。从此,王永民踏上了压缩键位的艰难历程。138 键、90 健、75 键、62 键。1980 年 7 月 15 日,王永民把键位压缩到了 62  个,重码只有 26 对。“到这,我不再搞编码了,我认为我已经成功了。”此时,武汉开了一 个汉字编码会议,王永民在会上公布了 62 键方案,立即引起轰动,被评为国内最好的四个方案之一,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