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传奇 | 5】不服输的鲍岳桥,打不垮的神仙老豹

通过第三期「猿传奇」,相信大家已经对首个中文 DOS 系统的发明者严援朝非常熟悉了,他开发的 CCDOS 推动了国内的计算机事业的起步,而他本人也成为许多同行和后辈们的榜样。

CCDOS 的问世解决了用软件输入、显示和打印汉字的核心问题,由于严援朝是将代码开源的,所以许多中文 DOS 系统后来居上,在 CCDOS 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和完善功能,使得中文 DOS 系统走进越来越多人的视野。在诸多中文 DOS 系统中大家最熟悉,最常用的,那无疑就是 UCDOS 和他的开发者鲍岳桥了,今天的「猿传奇」就为大家介绍鲍岳桥从中文 DOS 到今天成为天使投资人,投身教育平台的历程。

鲍岳桥出生于 1967 年,1989 年毕业于杭州大学数学系。鲍岳桥从大三下半年就开始非常迷恋计算机。他学习了 FORTREN、数据结构等课程,而最让他感兴趣的还是直接上机操作,那时学校里用的是 VAX 大型机,满打满算只有两台机器,上机的机会无疑很少,一个学期下来总共只有十几个小时的时间,这对鲍岳桥来说太短了。机房看门的是一位来自外地年龄很大的教师,为了上机,鲍岳桥和老教师关系搞得非常好,于是老教师经常给他开后门,这样鲍岳桥上机时间就比别人多了许多

大四时,学校招收 10 个学生作为机房管理员,一个星期值半天班,这份职务的报酬就是只要机房里有空的计算机,就可以上机。基本上所有的时间都可以上机,鲍岳桥当然没有错过这个机会,大四时,他几乎天天泡在机房,比计算机系的学生上机时间都多。

对计算机的迷恋使他产生了很强烈的求知欲望,有关计算机的什么东西都想看,都想去了解,只要是自己想学的、想用的,就去摸索和钻研,并没有什么明确的需求。当时杂而广的学习为鲍岳桥积累了大量有用知识,这些知识对鲍岳桥后来开发软件起了很大的作用,同时让他也预感到这些计算机技术可能将对整个世界带来巨大的变革。

在当时的计划经济体制下,大学生毕业后的工作都是国家安排,服从国家。1989 年,鲍岳桥大学毕业后被分到了杭州橡胶厂。橡胶厂使用计算机比较早,主要用计算机进行财务管理和人事的工作。鲍岳桥平常跟厂里计算机室的人经常一起吃饭,沟通得比较多,到机房去的机会也多,正好赶上厂里要做一个管理软件,需要人才,于是实习没多久鲍岳桥就被调到电脑室去了。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确实如此。有一次,鲍岳桥的同学买了一套软件,但很不实用,想改一下,又没有反编译软件,改不了。这时他突然想到了精通电脑的鲍岳桥,情急之下,同学把软件原盘寄给了鲍岳桥,让他试着改一下。鲍岳桥虽然心里也没底,但以他的性格,别人做不成的事儿如果他做成了,那种成就感可不是语言可以形容的!他闷头研究了一个礼拜,竟然真的研究出了一款反编译软件,然后顺利地把软件改好给同学寄回去了。

当时他并没有意识到反编译软件的商业价值,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在《计算机世界报》上看到了卖反编译软件的广告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写的软件竟然还能卖钱!这时他灵机一动,要不自己也登一条广告试试?结果一咨询才知道,《计算机世界报》最便宜的 1/8 版广告费还得 1080 块钱,当时他的工资只有几十块钱,根本付不起高昂的广告费,他最终放弃了。

日子又渐渐恢复到往日的平静中。橡胶厂的工作并没有想象中的忙,一有时间鲍岳桥就琢磨着找点什么事儿干。他想到要发明一款能真正提高打字速度的输入法。因为他是南方人,拼音不好,五笔打字又太难学,“当时中国搞输入法的很多,万马奔腾,干脆我也搞一个!”不得不承认,鲍岳桥颇有天赋,很快他就成功的开发出一款输入法,即便拼音不好,也可以每分钟输入近 100 字,不仅输入速度快,准确率也很高。这款输入法的成功研制,点燃了鲍岳桥内心的熊熊火焰。

当时的北京希望电脑公司有一套汉字系统,鲍岳桥找到希望公司,想把自己的输入法嵌入到这套汉字系统下面。结果被对方一口回绝了,“汉字系统那么难搞,哪能随便一个输入法都想挂上面呢!”

这番话刺激到了鲍岳桥,殊不知,那一年,鲍岳桥用一个月的时间对当时中国最流行的由吴晓军研制的 2.13 汉字系统进行了全面的剖析,并出版了一本书。“当时我感觉汉字系统也没有他说的那么难啊,我在坐火车回杭州的路上就决定,我一定要搞个汉字系统给他看看。”

原本鲍岳桥计划 3 个人花 3 个月时间研发出一套汉字系统,结果他一个人一个月就研发成功了,鲍岳桥把它命名为 PTDOS ,PTDOS 在各方面性能均优越于当时最优秀的汉字系统。那是 1992 年,25岁的鲍岳桥研制的反编译系统和汉字系统,让很多业界资深专家都为其折服,甚至觉得不可思议。这次他做了个决定,和同事一起凑了 1080 块钱,在《计算机世界报》上做了个广告,第一次公开销售自己研制的反编译系统和汉字系统。结果,一个月后,鲍岳桥就收到了一两万块钱的汇款,他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成了“万元户”!

PTDOS 汉字系统做得不错,鲍岳桥也非常想推广。1992 年年底他来到了北京,找到希望公司的一个朋友,朋友建议把软件拿到希望公司去代销,到了 1993 年 5 月,这种汉字系统突然冒出来好几个,而鲍岳桥没有再做广告。看看别人做了那么多广告,别的汉字系统市场占有率越来越高,鲍岳桥觉得很可惜,他发现如果自己不在,PTDOS 不会发展起来,他决定来北京。于是从橡胶厂出差到北京,鲍岳桥从此就没有再回厂里,一直呆在希望公司,一边在地下室里开发 PTDOS 2.0 版本,一边向用户介绍,因为比其它的同类产品功能好得多,所以 PTDOS 很好卖,需求量很大。 

希望公司当时卖的汉字系统有 3 种,其中还有希望公司自己的汉字系统 UCDOS,公司决定从三个里面选一个,其它两个就不再进行开发。鲍岳桥当时没考虑这里面有产权的问题,只是觉得用的人越多越好,于是他一个人开发的汉字系统就变成希望公司的汉字系统。1993 年 10 月,PTDOS 改名为 UCDOS。希望公司的市场能力加上 UCDOS 过硬的质量,一年以后 UCDOS 销量大增,到了 1995 年,UCDOS 市场份额最高已经达到了97%。

(UCDOS 5.0 界面)

UCDOS 卖到这样的程度,鲍岳桥还是只拿一点工资,甚至还不如一开始 PTDOS 在希望公司代销时赚的钱多。作为一个开发人员,他想到的只是把软件做好,有更多的人来用。到后来,走到哪里都可以看到 UCDOS,虽然产权归希望公司,但鲍岳桥至今没有一点后悔,而且很有成就感。

“很多事情做成功了,就是因为当时没有考虑得太多,如果特别斤斤计较,患得患失,好多事情就耽误了。我如果当时自己开公司,也许早就死掉了。自己做要关心的事情非常多,而依托希望,就可以全力以赴地做开发,使产品不断完善。虽然自己做赚的钱可能会比较多,但最后的影响会小很多。一个人活着能干自己想干的事,是最重要的。”

1998 年,DOS 系统的时代已走到尾声,Windows 中文版取而代之。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鲍岳桥惊艳一时的汉字系统,也随之淹没在计算机系统的更迭里。

在多数人沉浸在实体经济的年代,鲍岳桥发现互联网的大门正在悄无声息地缓缓打开。那时候,每到周末鲍岳桥家里就成了朋友们的据点,他们经常通宵打扑克牌。“为什么不能把游戏搬到网上呢?”鲍岳桥灵机一动,“好像中国人都比较喜欢棋牌游戏,干脆做个棋牌游戏网站吧!”

这个构想激发了鲍岳桥的创业激情,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于是他和希望公司软件部的同事简晶、王建华一人出了 4 万块钱,三个人一起把网站搭建起来。短短两三个月,网站就基本成型了。之后,他们向江民软件公司创始人王江民借了 50 万元,联众正式注册成立。

回忆起联众刚刚创办时的的情景,鲍岳桥觉得实在有些令人尴尬:“站点从 98 年 6 月 18 日正式发布后,发现除了我们自己以外,根本没有一个人来玩。我们也只能到其他的网站上跟别人下棋,然后在下的过程中请求对方来我们网站帮我们测试一下。那个时候,每天只有几个新用户注册。因为人少,所以连一桌也没办法凑齐,好多游戏室里甚至一个人也没有,我们只得在主页上写明,每天中午和晚上的几点到几点,我们公司的内部人员在那里等候着大家的光临,希望大家能集中在这个时间段里来玩。”

没想到,因为有了对手,玩家还真乐意光顾。在这个时候最大的乐趣就是看到网站从一个人都没有到开始有人光顾,从我们陪他们玩到不用我们参加他们自己也能找到玩家。从一桌到两桌,逐渐发展成连一个房间都坐不下了。玩家的光顾给鲍岳桥他们带来了无限的希望和信心。当发展到同时在线一百人的时候,大家已经已经花费了很长一段时间。

渐渐的,联众的人气旺了起来,1998 年年底,联众同时在线用户已达到了 1000 人,成为了当时成长最快的互联网公司之一。树大招风,次年5月,海虹控股子公司中公网斥资 500 万元收购了联众 79% 的股份。这次的并购案为鲍岳桥最终的“出走”埋下了深深的伏笔。“被一个 A 股上市公司控股79% 的公司,VC 已经很难进入了,如果我们结构合理的话,老早就会有外国的 VC 投进来,公司的很多发展、策略都会不一样。”鲍岳桥感慨联众错失了很多机会和可能性。

(2003 年 鲍岳桥在展会上接受玩家的游戏挑战)

好的方面是,随着资本的介入,以及用户量的不断积累,联众很快就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棋牌游戏网站,这一点超出了鲍岳桥的想象,更加超出他想象的是,2004 年,正在联众发展得春风得意的时候,腾讯高调宣布进入互联网休闲游戏市场。QQ 游戏第一个公开测试版本从平台到游戏设计都是联众游戏的翻版,甚至连游戏图标都没有改。尽管如此,腾讯仍然依靠 QQ 的庞大用户群,在一年之后就超越了联众,坐上了中国第一休闲游戏门户的宝座。

联众作为一个大型棋牌游戏平台,想打败体量更大的腾讯,几乎没有胜利的可能。2004 年 4 月,联众经过艰难的抉择,最终以 1 亿美金卖给了韩国 NHN 集团,NHN 占股 50%,其中包含海虹控股的 29%,以及三位创始人的全部股份,这也让鲍岳桥实现了财务自由,并成为了一名天使投资人。

(鲍岳桥在 2017 中关村创新论坛演讲)

2004 年,鲍岳桥投资创建了北京乐教乐学公司,他的设想很美好,“我决心用电脑技术改变学生的学习方式与行为,我要让游戏化学习在中国遍地开花。直到今天,乐教乐学的用户也已经超千万,鲍岳桥的对于教育的革命还在继续。

从现在回望过去,某种角度看,鲍岳桥从联众的“出走”是明智的。也许他的骨子里是不服输的,与其留下来打一场不可能胜利的战争,不如离开寻找更多的可能性。这也是他为什么转做天使投资人的原因,“我喜欢一些从无到有的东西,那些竞争特别激烈的红海,跟人家打得头破血流的东西不太适合我。”

这句话应该是鲍岳桥内心的真实写照,当年他写出反编译工具的时候,仅仅是为了帮同学一个忙;研制输入法,仅仅是因为自己拼音不好;开发汉字系统,也只为争口气。他没想到这些东西会成为他生命历程中的关键节点。然而创办联众,他是带着梦想开始的,但也从没想过成为多么伟大的企业家。鲍岳桥是有野心的,但他总是表现得不那么张扬,他仿佛更像个老教授,适合过闲云野鹤般的生活。他说自己是神仙老豹,豹子头林冲的豹,如果最终成功了,他会很满足,但是失败了也绝对打不垮他。这种伸缩自如的韧性才是鲍岳桥的独门武器。

参考资料:《网络世界》 200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