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传奇 | 1】大侠求伯君和他的英雄时代

前言:

20年前,我还生长在大巴山深处的一个小山村里。那年暑假,我在县城表姐家的书架上发现了一本书:《黑客——电脑时代的牛仔》。从那本书中,我知道了艾比.霍夫曼,罗伯特.莫里斯,凯文.米特尼克,史蒂夫.沃兹,史蒂夫.乔布斯,比尔.盖茨这些闪亮的名字和他们荡气回肠的故事。直到今天,提起这些名字,我都仿佛还能闻到那个夏天的味道。

 

那个时候,黑客,还不是一个贬义词。黑客代表着一群醉心于技术,深受嬉皮士文化影响的,崇尚自由,热爱技术,不停的探索网络世界边界的程序员。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要用自己掌握的技术赋予的能力去害人,去牟利。

也正是受这本书的影响,我在上大学的时候,选择了计算机这个班主任认为将来人人都要会,没必要作为一个专业去学习的专业。这些传奇程序员的传奇故事至今仍然激励着我,激励着我去不断的学习新技术,掌握新知识,探索新世界,成为一名更优秀的程序员。

蒲公英的小伙伴们,也是由这样一群热爱技术的人组成。我们坚信,技术能让我们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我们更坚信,技术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我们的使命就是通过提供高效易用的开发工具,软件服务来帮助程序员提高工作效率,进而提高中国的软件研发水平。
前两天,在和一个蒲公英的用户沟通的时候,他告诉我,虽然已经做了两年的 iOS 开发了,但是感觉技术一直提高的很慢,也没有人教他,他感到很苦恼,希望能有一个师傅,一个榜样。于是,就有了猿传奇这样一个系列专栏,我们希望通过这个栏目,向那些传奇英雄,我们的榜样一一致敬,更加希望能通过他们的故事鼓舞更多的程序员。

【猿传奇】大侠求伯君和他的英雄时代

1997 年 12 月,比尔盖茨第二次来到中国,试图用 Office 敲开中国文字处理软件市场的大门。当时的 Office 1997 是微软的一款里程碑产品,在试图占领中国市场时却遇到了不小的阻力,这股阻力就是来自于金山的 WPS 。

比尔盖茨到达北京的当天, WPS 的开发者求伯君正坐在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的演播厅,在《面对面》栏目中与主持人白岩松畅谈 WPS 97 以及如何应对 Office 进军中国市场的行为。

1997 年,那是比尔盖茨的黄金时代,连续第三年成为全球首富,而求伯君,这个看起来像是金庸笔下某位大侠的名字,是如何做到让巨头微软在面对计算机刚刚普及开来的中国市场仍保持着几分忌惮?而他的 WPS ,在中国软件开发的历史上又有着怎样的地位?

求伯君 1980年开始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技大学就读信息系统工程专业。这时他开始迷恋上计算机,计算机专业课成绩很好。为了能有更多时间到系里计算机房上机,他甚至不惜违反校规,私自配了计算机房的钥匙。波澜不惊的大学生活结束后,他被分配到石油部物探局仪器厂。

促使求伯君走出河北徐水县城的是深圳大学来他们单位实习的一位女学生。英雄总是难过美人关,侠客亦是如此,仰慕这名女学生的求伯君,在 1986 年 10 月去了一趟深圳。求伯君把此次深圳之行称为此生逢上的第二次不可错过的机遇。“我突然发现深圳的世界真漂亮,什么都新鲜。”

1986 年,《深圳经济特区总体规划》( 86 总归)开始实施,百废待兴的深圳经济发展逐渐进入快车道。他吃惊地看到在深圳这座当时中国最开放的城市中,计算机应用非常之广,似乎无处不用,无所不能。

深圳之行,给求伯君很大刺激。他决定回单位就辞职,去闯荡世界。

他带着用九个晚上完成的“西山文字打印驱动程序”来到了北京四通,被四通看中留在了北京,在这个过程中结识了他成长过程中对他影响最大人:香港金山的老板张旋龙。

金山是四通合作伙伴之一,有一批机器的输入输出系统有问题,计算机无法启动,他找到求伯君,结果求伯君只花了一个晚上就给解决了。张旋龙大吃一惊,“香港一个 50 人的团队蹲了三个星期都没搞定,结果被这个毛头小子轻松就搞定了!”这件事让求伯君在张旋龙心里有了很深的印象,也为之后的故事埋下了伏笔。

1987 年,深圳四通成立,求伯君仍对那位女学生心心念念,一心南下,临行前,总部这边却反悔了“求伯君是个人才,不能放走。”

求伯君当即就给四通总裁万润南写了一封辞职信。 3 天后,求伯君得到了回复,“公司初创,人才难得,建议沈国钧与王玉钤协商调深圳。”

刚开始,求伯君负责四通深圳分公司的一个经营部,不过求伯君根本无心经商,他整天就琢磨怎么开发软件,对挣钱很难有多少兴趣。一直对求伯君心有念念张旋龙抛出绣球,“来金山,我让你专心搞软件!”这正中求伯君的下怀。

到了金山,求伯君决定大干一场,目标很明确:重新写一个汉字处理系统,取代当时最火的 WordStar 。于是,求伯君带着一台 386 电脑,把自己关在南山的一间偏远小房间里。只要是醒着,他就不停地写代码,除非是在太困了,才去休息一会。

结果仅仅过了 2 个月,求伯君就被送进了医院,连续三次,都是因为急性肝炎发作。在第二次复发时医生强制要求住院一个月,当时正值开发的关键阶段,求伯君就把电脑搬进病房里继续写。

终于在 1 年零 4 个月后的 1989 年 9 月,求伯君在医院里敲完了 12 万 2 千行的最后一个代码。从此, WPS1.0 横空出世。

没有发布会,没有鲜花和掌声,也没有任何广告, WPS 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进入了千家万户的电脑。短短 1 年里, WPS 成了中国电脑的标配,迅速积累了 2000 万用户。

那年,求伯君 25 岁。

(早期版本的 WPS )

尽管盗版铺天盖地,而正版一套 WPS 为 2200 元,但是还有 3 万多人坚持买正版,在还没有微软的中国, WPS 几乎就是计算机的最佳代名词。于是,求伯君住进了别墅,开上了丰田佳美。彼时的雷军正在珞珈山下的武大求学,“根本不敢相信我国能做出这么好的软件。”

不过 3 年后的 1992 年,微软进入中国。当时微软还是友军,是金山的大客户,由金山帮微软做汉化。

1996 年,微软主动上门找上金山,微软希望金山将 WPS 格式与微软共享,并且是两者互相兼容。然后,双方签署了一份协议——双方都通过自己软件的中间层RTF格式来互相读取对方的文件。也就是说,原来的 WPS 用户可以使用微软 Word 打开、编辑 WPS 格式文档。同时, WPS 也可以打开和编辑 Office 格式的文档。

正是这份协议,让微软抢占了中国市场,张旋龙没想到,求伯君也没想到,就这样被微软轻松的套路了。

其实早在微软开发 Windows95 的时候,就因为绑定 IE 浏览器,把当时最大的浏览器“网景”逼上绝路。历史总是这么惊人的相似,同样的招数,不一样的对手,盖茨又是大胜。

面对微软如此强势的竞争,金山内部风声鹤唳,求伯君不得不稳住阵脚准备迎战,他找来了雷军做战友,两个人摩拳擦掌开发新产品。

求伯君首先开发出一套类似于 Office 套件的产品,取名叫盘古,这是求伯君脱离张旋龙独自做的第一款产品。里面包含有 WPS 、电子表和字典。为此,前前后后投入了 200 多万,不过最后盘古上市一共才卖出 1000 多套。

盘古的失利,让很多人看不到希望,开发部的成员走了三分之二,加上当时微软向求伯君抛去了橄榄枝,整个金山岌岌可危,但求伯君拒绝了微软开出的 75 万美元的年薪,坚信“ Word 能做到的事,我也能做到。”

可是,微软太强大了。当时的金山开发队伍只剩下十几个业务骨干,而微软已经形成了 200 多人的大队伍。这样悬殊的差距,只有付出比对手多几倍甚至十几倍的劳动和汗水才有可能获胜。于是,求伯君把张旋龙送他的别墅卖掉,决定破釜沉舟,潜心开发新一代 WPS 。

这时,求伯君就像巨鹿的项羽,赤壁的周瑜,官渡的曹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经过长达两年的准备,终于在 1997 年的 8 月完成 WPS97 的开发。仅上市 2 个月,就卖出了 1.3 万套,在许多软件商店,WPS97 和 WORD97 的销售量相差上百倍,求伯君和他的 WPS 打了一个漂亮仗。

(WPS97 界面)

这一次,求伯君底气十足,“我不反对大家用Word,但也请你试一下 WPS97 ”。WPS 作为首款运行在 Windows 上的国产文字处理软件,当年被很多媒体评为“ 1997 年中国电脑界的 10 大事件之一”。

对那时第一代网民来说, WPS 已经不仅仅是一款软件,而是一种情怀。

此后的 WPS 再次成为主流, 2000 年中国加入 WTO 后,中国政府首次进行大规模正版软件的采购, WPS 打响政府采购的第一枪,当年北京政府一口气购买了 11143 套。

可惜,高潮之后很快就出现断崖式下跌。从 2002 年之后的 3 年, WPS 一度在市场上消失了。

原来是 2002 年 8 月,雷军向求伯君提出我们准备以 3 年时间重写 WPS ,求伯君表示同意。有人说他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 WPS 自身需要改造,这次主要的目标是要能兼容微软的 Office 。

3 年后的 2005 年 9 月 12 日,求伯君带着 WPS Office 最新 2005 版本站在众人面前,宣布 WPS 个人版永久免费,并相继推出了移动端的 WPS ,可以兼容微软 Office 的 WPS 人气和市场份额渐渐回暖,微软在国内办公软件的市场垄断地位开始逐步消解。

(WPS Office 2005 界面)

2007 年 10 月 9 日,求伯君结束 20 年的长跑,终于带领金山在港交所挂牌上市,他也圆了金山数百名员工的财富梦。

2011 年 11 月 18 日晚,一场被命名为“君之传奇”的隐退仪式成为了年度IT业最重大的事件之一,时年 47 岁的求伯君宣布退休。在求伯君隐退仪式上,雷军通过微博表示:求伯君是我二十年来的良师益友,老板加战友!四十七岁,这么年轻退休,真的是件幸福快乐的事情。

(左起:求伯君 张旋龙 雷军)

除了 WPS 外,金山也开启了国产游戏产业的先河,第一部国产游戏《中关村启示录》至今仍被大家津津乐道,金山旗下的游戏工作室“西山居”也是国内知名的老牌游戏公司。

作为一名程序员,求伯君的事业无疑是成功的,他丰富的生活也同样让人羡慕:各种游戏的骨灰级玩家,热爱自驾游,拥有私人飞机驾照,甚至还是武当三丰派第十三代传人钟道长俗家弟子。

除了求伯君,还有王永民、朱崇君、王志东、王江民等等一批影响一个时代和无数后辈的名字。作为国内的第一代码农,他们没有赶上互联网的好时代,或许说,他们领先了太多,时代没有赶上他们。但是他们留下的足迹为后人打通了道路,很多人因为他们坚定了成为程序员的理想,继承他们的精神,在今天这样一个好时代里继续在他们留下的道路上向前探索。

他们,是真正的「猿传奇」。